您的位置:首頁/  愛馬仕 /  懂得欣賞表盤字體,你的腕表審美才算高級

【報道】懂得欣賞表盤字體,你的腕表審美才算高級

發表時間:2019-12-11 14:23:34 | 來源:愛表族官方

之前,有研究者得出測試結果,人們戴表的話平均每天看表閱取時間的次數是65次;當然現在因為智能手機具有告知時間訊息的原因,相信人們看表讀時的次數可能也打了折扣。即使你依然有戴表的習慣,甚至你有許多昂貴而精妙的腕表,可大多數人對表盤上的數字或字母的字體,也沒什么感覺;是什么字體、字形、或襯線也一無所知。

絕大部分的表盤設計中,字體都扮演著主角般的作用,首先要易于佩戴者閱取時間,其次就是要具有審美作用,并能強化腕表風格。這有些像音符對于樂章,臺詞對于角色,筆觸對于畫作的字體存在,對腕表這樣一個要在非常有限空間內,蘊藏著諸多豐富細節的設計作品而言,可謂異常重要。而且,世界上廣泛存在并使用的字體,以及特別設計的字體,大多存在有趣而悠久的背景與淵源,其中涉及考古學、印刷技術、信息科技、心理學、藝術、設計邏輯以及更多更多的有趣連接。

360截圖20191209213809965.jpg

數字起源

回溯到人類文明初期,為了記錄晝夜交替、月相變更,四季輪轉,先民們用一條線、或一根骨頭,來記錄時間的流逝。隨著需要記錄的數字信息的增加,四條線中穿過一根線來表示“五”,在九根線中穿過一根線來表示“十”,在緩慢的歷史進程中自然地從線條造型中“誕生”出羅馬數字,今天羅馬數字依然被廣泛運用于諸多品牌腕表的表盤字體之中。再之后,印度人發明了“阿拉伯數字”,確實今天通用的阿拉伯數字不是阿拉伯人的發明,而是具有數學天賦的印度人發明的,除此之外,印度人還發明了“零”這個數學概念。印度人發明的這套數字系統,在約公元771年,由阿拉伯商人帶去了巴格達,之后隨著遍布歐洲的阿拉伯人的商業活動過程,而得到了“全球化推廣與使用”,直至今日。

360截圖20191209214147012.jpg

字體成為一種日常存在

有關字體的誕生,被廣泛創造并使用的歷史,要從德國發明了活板印刷術的古登堡先生開始講起。在古登堡時代之前,各類不同的手寫或雕刻字體可謂錯綜復雜,在活板印刷術被發明后,百川匯于大海——各種繁復的哥特字體,逐漸進化為易于制作、印刷并閱讀的早期羅馬字體。其中有個叫Claude Garamond的法國人值得特別一提,他創作了一種流行了將近200年的簡潔、優雅的正體字母樣式。到今天,很多腕表的表盤設計,甚至是《哈利波特》英文版中也采用這種字體。

Trajan-inscription.jpg

00194023_large.webp.jpg

GARAMOND.jpg

瑞士除了名表,還貢獻了流行世界的字體

要講的主題是腕表字體設計,腕表又公認是瑞士的“特產名物”——在字體設計上,瑞士人也建樹卓著,特別是在20世紀,在二戰之后,摩登風潮吹遍全歐地區。于是,一種由Eduard Hoffmann創作、名為Helvetica的字體應運而生,另一種由Adrian Frutiger創作、叫Univers的字體,它們一起開始稱霸世界字體宇宙。

f5.jpg

03-The-Fonts-of-Time.jpg

Helvetica字體你看到了,一定不會覺得陌生。無數腕表品牌采用這種字體,其中代表者是為瑞士火車與公眾交通系統提供計時器的Mondaine。除此之外,寶馬、雀巢等世界知名公司的商標也采用這種字體;有位叫Gary Hustwix的導演拍了一部以Helvetica字體為主題的紀錄片,其中記錄了他避免使用與Helvetica字體有關物件的一天,其中的有趣細節是他不能看新聞、不能穿衣服(因為許多衣服的洗水標都是采用Helvetica字體),也不能搭乘用Helvetica標注車站信息的公共交通工具。甚至連茶葉不能喝,因為日本制造的袋泡茶的商品信息,也是采用Helvetica字體印刷而成的。

04-Swiss-Railway-Clock.jpg

23-The-Fonts-of-Time.jpg

16-The-Fonts-of-Time.jpg

喬布斯也是個“字體控”

再回到手表表盤字體,最早的表盤字體要么是手工書寫、或手工雕刻,多元化、標準化的量產表盤的字體也是最近這一個世紀才發生的事;值得一提的是,已故傳奇人物Steve Jobs在1980年代問世的第一部Macintosh電腦中,為使用者提供了可自由選擇的字體,這也影響到了印刷、設計與字體設計世界,腕表表盤的字體與之也有微妙而深遠的聯系。大家知道,Jobs早年在大學中對字體歷史與設計課程興致盎然,一生都是個對設計,特別是字體創作極度并糾結的人。

steve-jobs-quotes-creative-apple-design-16.jpg

綜合而言,不同售價區間的腕表品牌,會采用相應的字體,例如寶璣,H.Moser&Cie為代表的,采用具有襯線(即字母開端與結尾有線條裝飾)的古典風格、或手寫式字體,來強化工藝、尊貴與高價的定位。像寶璣,甚至開創式地設計了招牌式的寶璣數字字體,以及寶璣式指針,帶來諸多對后世制表行業影響深遠的表盤細節。

06-The-Fonts-of-Time.jpg

08-The-Fonts-of-Time.jpg

像以制作運動表、或具有功能性的腕表出名的品牌、例如Tudor,IWC等,則采用簡潔、有力、硬朗的字體選擇;這在蕭邦的運動或復雜款、與女式腕表的表盤字體中,差異顯得尤為明顯;前者為線條剛勁的正體大寫英文字母,后者則為優雅而繁復、采用首字母大寫的手寫體。

Chopard_Baselworld-2017_gallery8-1.jpg

women-stainless-steel-chopard-happy-round-fish-ref-288347-3007-4.jpg

設想一下,如果所有品牌腕表的字母以及字體都采用像英文報紙中廣為采用的Times New Roman字體,選擇心儀的腕表的過程一定會變得既無樂趣,也更加艱難。品牌標志、表盤英文字體以及數字樣式,某種角度來說“塑造”了腕表的個性與氣質。經典例子更是可謂不勝枚舉。

 

最有代表性的羅馬數字與阿拉伯數字表盤

接下去,我們就舉例來說說。上文中提及的羅馬數字,在表盤中被廣泛采用,但將羅馬數字時間刻度使用得最爐火純青、也最深入人心的,非卡地亞莫屬。從一戰中被投入使用的坦克得到設計靈感的卡地亞Tank系列腕表,不單為譽為現代意義的第一款量產腕表,而且由此開始的卡地亞腕表在表盤采用莊重、沉穩的羅馬數字作為時間刻度的傳統得以開創并延續。另一邊廂,20世紀上半葉開始問世、并呼應了當時世界范圍內對art deco裝飾藝術風潮,并將其融入到腕表設計中的積家Reverso系列,也在自己的表盤設計中,采用了極具裝飾藝術風格、不采用襯線的阿拉伯數字字體,呈現出現代、摩登、簡潔、優雅的風格。

Tank-L.C.-de-1922.jpg

02-The-Fonts-of-Time.jpg

22081606[2].jpg

復古表從復古字體開始做起

除了上文中蔚為經典的羅馬數字與阿拉伯數字表盤設計之外,近些年在表壇中風行的復古潮流,將約半世紀之前的很多經典字體,重新帶回到新表的表盤之中。其中,有像萬寶龍 1858 Collection系列,主打復古風情的新系列,連品牌標志也是一款很有古早感、最早出現在萬寶龍書寫工具上的品牌印記。

Montblanc-1858-Chronograph-Tachymeter.jpg

還有復刻經典款式的作品,例如百年靈的Navitimer Ref.806 1959 Ed-Edition腕表,表盤字體與數字“忠實”還原了1952年的原作,表盤上復雜的字母與數字信息,均以銳利的正體呈現,形式遵循功能,顯得清晰易讀,視覺邏輯感十足。

Breitling-Navitimer-re-edition-1959.006.jpg

還有將之前的經典表款,重新設計,加入最新技術的機芯,呈現出復刻感的腕表作品——例如豪雅的Autavia系列。表盤12時位置帶有很細微襯線的硬朗字體,加上豪雅的經典商標,呈現出融合傳統與現代的新派運動表風格。

2017-TAG-Heuer-Autavia-14.jpg

表盤上的數字與字體風格

除了上文中提及,遵循古早年代中出現、具有復古氣息的字體外,表盤字體的風格,與腕表品牌的定位緊密相關,呈現出獨特的魅力與特質。在1990年代復興、歷史可以追溯至德國格拉蘇蒂小鎮的制表歷史的“朗格”,所采用的字體樣式,是從具有歷史感的Engravers字體為造型基礎,再經由字體是設計師定制而創作成的。Engravers字體最初是由名叫Robert Wiebking的雕字師在1900年代創作出來的。經朗格改良后的字體,不失經典韻味,又保持德意志審美的冷峻與莊重,呈現出“新古典主義”的視覺感。

M2W-Watch-Type-gear-patrol-A-Lange-Sohn-v4.jpg

同樣源自于德國格拉蘇蒂小鎮的Nomos,表盤字體則是簡約風格的代表作。今年剛剛慶祝誕生一百周年的“包豪斯風格”,在Nomos腕表的表盤中得到了很明顯的彰顯。以品牌旗下的代表系列Tangente腕表為例子,從注重線條感的阿拉伯數字時間刻度來看,更修長的數字造型,令腕表既與1930年代的德國式腕表樣式有所呼應,又營造出極富視覺愉悅感的極簡主義表盤風格。

M2W-Watch-Type-gear-patrol-Nomos-768x1536.jpg

一百年前,包豪斯風格就是當時頗具“未來主義”的潮流。今天,在腕表世界中,依然存在著功能超前、技術前瞻、并在表盤字體上標榜未來主義的作品。例如HYT與Urwerk這兩個牌子,就是代表者。HYT的品牌標識,營造出三個字母存在于三個不同層次的層疊的空間感;與Urwerk一樣,絕大多數這兩個牌子的表盤的英文與阿拉伯數字,都是沒有襯線設計的樣式,顯示出濃郁的感激與未來感。

HYT-H4-Neo-3.jpg

Urwerk-UR-210-CP-Clou-De-Paris-aBlogtoWatch-2.jpg

自創字體大師——香奈兒,愛馬仕

基本上,各家表廠都會在表盤上“定制”或“自創”字體,但有兩家與法國有著深厚淵源的品牌,似乎在自創字體這條道路上,走得特別進取并趨于前列。其一是充滿藝術氣息的愛馬仕。記憶中,若干年前,愛馬仕找到法國著名的平面設計師Philippe Apeloig為Slim d’Hermes系列腕表設計了表盤字體。

001-The-Fonts-of-Time.jpg

所設計的字體,除了數字1之外,都是由兩部分、中間采用相隔空間組成的,沒有襯線的摩登字體;是具有很強造型與空間感的字體設計。

另一邊,香奈兒旗下的Monsieur系列腕表,從零開始創作出了一套全新的數字字體,融入到這款跳時表中。所設計的數字字體,沒有襯線,沒有弧度,而采用90度的銳利轉角來描摹除了1之外的所有數字。這款表盤字體的成功之處是,字體本身極具存在感,并且容易從字體聯想到這款腕表。這可以說是字體設計的高水準的成功了。

slim-d-hermes-watch-39.5mm--041762WW00-front-1-300-0-1680-1680.jpg

文章的最后,無論是繼承自歷史的經典字體、或修飾后的改良版本字體,抑或定制的自創字體,因為腕表畢竟是具有功能性的計時工具,表盤字體的設計,首先要達成容易閱讀時間的功能性,同時兼備審美。

如果字體的設計令表盤顯得過于繁復、混雜,就真是得不償失的敗筆了。歸根究底,表盤字體,其中蘊藏著腕表之所以存在的“邏輯”與“情緒”。就像了不起的喬布斯說的那句名言——設計不單單是看上去(好看與否)那么簡單,更總要是如何工作(并起到效果)。當然表盤的字體設計,也是同理!

 

 

關鍵詞:愛馬仕

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、復制、盜鏈或鏡像
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牛 湖北体彩11选5遗漏前10 福建省一22选5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冠亚双面盘图解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 网上开户炒股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正好网 天天盈配资 河北快3和值走势图 和讯模拟炒股大赛 内蒙古11选5分布走势图最牛